当前位置:
刘英明:"老百姓的‘闲事’,我管得越来越多了"
株洲文明网 2021-01-25 17:43:00
  我的档案
  姓名:刘英明
  年龄:64岁
  身份:芦淞区政协委员

刘英明几乎每天都在协调处理各种矛盾纠纷。姚时美/摄 图片来源:株洲晚报
  我以前是一名生意人,在芦淞市场群打拼了几十年,前两年我把生意全部交给儿子,将全部精力用在公益事业上。2020年,省政协给我颁了一块牌子——湖南省示范性政协委员工作室,全省共有100块这样的牌子。我是实实在在靠在一线和其他同仁“管闲事”得来的,这是我2020年最大的收获。
  放下生意,专心做公益
  1993年,我在邵阳县供销社上班,捧着铁饭碗,还即将提拔。当时社会上兴起“下海”创业潮,我心动了,来到了芦淞市场群。来了以后,我跟住潮流,在这里站稳了脚跟。几年后,我把家人也接到了株洲。
  近些年来,随着电商兴起,我慢慢把生意交给两个儿子打理,专心做公益。
  我最早开始做公益,是2007年被推选为芦淞区政协委员。当时我就想,要利用好政协委员这个身份,为芦淞服饰发展建言献策,因此提交了《建议合泰涵洞由两孔改叁孔》《建议芦淞服饰城再推迟一小时统一开门》《合泰、铁西路的早市严重影响交通应该搬迁》等多个提案,很多都被采纳,最后得到了落实。
  到了2020年,我的身份变得更多。淞南市场党支部书记、环洲城工会主席、合泰佳苑小区业委会主任、华商小区业委会副主任……我几乎每天都在协调处理各种矛盾纠纷。
  协调13个小时,解决棘手纠纷
  2020年1月,一名在浙江开服装厂的男子带着他的老母亲来到银谷市场,找到一名服装经销商讨要货款。他的老母亲直接睡在地上不走,待了整整一晚。矛盾升级,市场找到我们求助。我们到的时候,老人家一晚上没吃没喝,嘴皮都干了。之前市场做了工作,派出所民警也做了工作,都做不通。
  我们在细致了解情况后,得知经销商和服装厂老板之间的矛盾根源,从早上8点多一直协调到晚上9点多。最终,服装厂老板要到了一部分货款,剩下的也约定了支付期限,第二天一早就带着老母亲回浙江了。这种冲突在市场群平时是很少见的,能够协调下来,确实花费了很大的精力。
  2020年春节期间,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我和其他芦淞区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每天打电话对来株人员摸底。我白天在芦淞市场群巡逻,晚上在华商小区值守,做一线疫情防控工作,一直到5月才松了一口气。区领导说,我60多岁的人了,比年轻小伙子还有干劲。
  花了二十多天,帮业主争取合法权益
  2020年9月,芦东、淞北市场因消防改造,一名姓何的业主要跳楼,引发激烈的矛盾和社会关注。市场找到我们求助,我们一了解,原来业主何女士在市场内有一处柜台,丈夫因病去世,她就靠着柜台租金养家糊口,拆了就没有收入来源,因为拿不到补偿,声称要跳楼。
  这是断了她的生计,如果处理不好,真跳下来怎么办?我知道这个事很严重。在和何女士交谈时,我得知她和我是邵阳老乡,我就“打老乡牌”,从情感上说动她,然后帮她争取合法权益。我和其他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来回跑了多趟,花了二十多天,终于帮何女士拿到10多万元拆迁补偿款。后来,何女士还专门送锦旗到我们政协工作室,政府部门对我们的工作也给予了高度认可和表扬。
  2020年,芦淞区法院在芦淞区市场管理局挂牌诉源治理工作站,也是我和其他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在负责,老百姓的“闲事”,我现在是管得越来越多了。(株洲晚报记者 姚时美) 
作者:
编辑:向胤蓉
来源:株洲文明网
分享到:
相关内容